http://weibo.com/riversoul/
渡河之后,烧掉你们的船

Nightcall

Nightcall (Dream Daddy, Joseph/Robert) 斜线前后有意义


bdsm/pwp预警·3·设定是游戏时间线五年前,妻子发生意外女儿跑了后的萝卜和Joseph一段不可描述的往事-L- 手一滑写了毛八千字,感觉身体被掏空.jpg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正文      

推荐BGM:Kavinsky...

I Have Not Loved the World 2

Calvin/David,降临AU,大量私设及OOC

龟速更新的过渡章,土下座=。。=最近实习太忙惹

前篇


 -Someone must shout that we'll build the pyramids (上)


  “你知道吗,我曾经害怕飞行。”

  卡尔文听到有人说话,声音温柔,带着一点鼻音,像是刚从睡眠中醒来,意识尚不清明时吐出的迷蒙语句。他用触手把自己从培养皿底部支起来,调动全身的感光细胞看向外面,发现大卫正漂浮在离培养皿一英尺远的地方,近乎是自语般地说着话。

  大卫的舱内防护服几乎遮蔽了他...

上海人像接拍

有意可wb私信@Ai_NicotineDreamer

《死于威尼斯》+《特里斯坦》笔记

死于威尼斯+特里斯坦 笔记


P15

塞巴斯蒂安的形象,乃是艺术中最美的象征;即使就整个艺术而论不一定这样,但就我们这里谈到的艺术而言,却确是如此。只要我们透视一下他所描写的那个世界,就可看出这一主题的种种形态:例如一种在世人面前一直隐瞒自己腐化堕落的身心的高傲自制力;因情欲而毁容的丑陋——这种丑陋可以将闷烧这的情感余烬化成一团纯洁的烈火,甚至在美的王国里达到至高无上的境界;即使身体衰弱无能为力,但心灵深处却迸发着光和热。


P30

谁第一次坐上威尼斯的平底船,或者在长时期不坐以后再登上它,恐怕都免不了感到一阵瞬时的战栗和神秘的激动吧?这是一种从吟...

《西西弗神话》笔记

加缪 西西弗神话 笔记


P15

同样,有些日子,见到一个女人,面孔熟悉,如同几个月或几年前爱过的女人,重逢之下却把她视同陌路,也许我们硬是渴望使我们突然陷于孤独的那种东西。唯一可肯定的:世界这种厚实和奇异,就是荒诞。


世人也散发出不合人情的东西。在某些清醒的时刻,他们举止的机械模样,他们无谓的故作姿态,使他们周围的一切变得愚不可及。一个男人在封闭的玻璃亭中打电话,他的声音听不见,但看得见他拙劣的模拟表演。我们不禁想问:他为什么或者。面对人本身不合人情所产生的这种不适,面对我们自身价值形象所感到的这种无法估量的堕落,正如当代一位作家(萨...

《逆流》笔记

于斯曼 《逆流》 笔记


P17


他赢得了怪癖者的名声,这都是因为他的刻意打扮,法兰绒的白色上装,带金丝银线饰带的背心,不用领带,却在衬衫领子的缺口处插了一束淡紫色的兰花,还有为那些文人提供引起轰动机会的晚餐,其中有一次,为纪念最微不足道的不幸事件,他延续十八世纪的作法,安排了一次丧宴。

  他家餐厅里刮起了黑色布幔,餐厅面对的花园也突然变了模样,小径上全都撒上了煤粉,小小的水池现在也围起了一道玄武岩石井栏,池子里倒了墨水,而花坛中则摆满了松枝和柏枝,晚餐被端到一张铺了黑布的桌子上,桌布上还放着紫罗兰和轮峰菊的花篮,被...

I Have Not Loved the World 1

I Have Not Loved theWorld


Calvin/David,降临AU,大量私设及OOC


-I have not loved the world, nor the world me.


  因为身体状况已经不再适合在空间站继续工作,航天局半强制地要求大卫·乔登返回。刚回到地球的那几天,大卫的睡眠很糟糕,他不停地在多梦的浅眠和不甚清明的苏醒间来回反复,就像现在。

  他大口喘着气从梦中惊醒,然后有些懊恼地意识到冷汗浸湿了睡衣和床褥,他需要起来换一身衣服,再在...

德国表现主义与早期恐怖电影

全文见传送门

以《卡里加里》和《诺斯费拉图》为例,讨论表现主义艺术运动与表现主义电影,以及这一类电影如何孕育并塑造了最早期的恐怖/惊悚电影流派。

lofter现在搞得也太难用了吧|||||烦


死血 05

点这里

死血05 吸血鬼AU

Percival Graves / Credence Barebone

Gradence

被河蟹到崩溃

死血 04

暗巷组/Gradence 《死血》04
吸血鬼阿曼德AU
Percival Graves / Credence Barebone


四 


  教会孤儿院的孩子们被召集在大厅里,夜深露重,身上勉强蔽体的衣物不足以保暖,他们聚集在神坛前面的一小块地方,瑟瑟发抖。修女玛丽的黑色平底鞋在石板地面上叩击出响声,一步一步向他们走过来。 

  方才自渎被发现的克雷登斯站在人群里,身边的孩子大多都只到他腰际,紧张和羞愧使他下意识地在衣摆处摩擦手掌,由于身高在人群中的突出,他感到自己格外不合时宜。修女玛丽逐渐向他们逼...

1 / 7

© 放逐乡 | Powered by LOFTER